【关于深圳的历史,这里展出了最真实的影像】

一座快速生长的城市,和它的建造者

1819年新安县境图

2015年深圳地图

2017年12月30日,由越众历史影像馆、深圳美术馆、艺象满京华美术馆主办的“叩响——首届深圳城市国际影像展”将在深圳越众历史影像馆开幕。

上世纪五十年代,摄影师已经开始记录“深圳”。镜头里的宝安县有渔村、蚝民,七十年代的深圳戏院没有电影海报,也没有广告位,门楣上是政治标语“工业学大庆”。

香港是深圳故事的另一个“主角”,罗湖关口、中英街是这一时期历史影像众常见的场景。何煌友甚至拍下了1979年5月的一次“大逃港”。当时谣传英女王登基当日,香港将实行大赦,滞港人士可于3天内向香港政府申报永久居民,深圳边防也会在当天“大放关口”。来自惠阳、东莞、宝安的数万人涌入准备外逃。

八十年代的渔民村(摄/何煌友)

1972年的蚝民赶海(摄/何煌友)

五十年代的中英街,香港警察在英属街道巡逻(摄/郑中健)

“大逃港”,1979年5月6日,误传深圳“大放关口”,惠阳、东莞、宝安数万人涌入深圳准备外逃香港,图为公安人员在东门堵截。(摄/何煌友)

70年代的深圳戏院(摄/何煌友)

1979是这座城市最重要的时间节点,何煌友拍摄了当年7月蛇口的“开山炮”,它成为内地第一个出口加工区。工业区外的标牌是“时间就是金钱、效率就是生命”,“事事有人管、人人有事管”。

一座城市迅速生长。1982年竣工的特区第一高楼电子大厦很快被赶超,两年后封顶的160米的深圳国贸大厦成为内地第一高楼。到了九十年代,深圳的街头已被自行车塞满。

1979年7月2日,蛇口“开山炮”,这里是内地第一个出口加工区,今天的蛇口已进入后工业化时代,成为深圳地价最高的区域之一。(摄/何煌友)

1981年底,蛇口工业区外的标牌。(摄/何煌友)

1984年的中国第一高楼深圳国贸大厦(摄/ 刘廷芳)

1983年的深南路,背景是梧桐山,唯一的高楼是电子大厦,后来围绕它形成了电子通讯聚集地华强北(摄/ 何煌友)

90年代的深圳街头是自行车的海洋

强调高度、效率之外,展览还呈现了个人视角的深圳故事,摄影师张新民、王凡、秦军校、杨俊坡、李政德拍摄了流水线上的打工妹和城中村的生活场景。

一组名为《包围城市》的影像是摄影师张新民在九十年代拍摄的各地打工者。他们在城中村10平米的房间内生活,蚊帐上有自己的“白日梦”。张新民在1997年跟拍了高楼洗墙工钟家财,一张记录他龟裂的手脚的照片被缅因州贝兹学院收藏。你还可以在深港城市\建筑双城双年展的主展场(南头古村)看到他的作品。

2018年3月,艺象满京华美术馆将展出本次影像展的另一个部分,通过影像装置和多媒体方式呈现深圳与其他城市。

1992年股票发售现场,当年整个深圳市共有300个股票发售点,每个发售点都是一片人潮(摄/张新民)

“我排了两天两夜啊……”,1992年股票发售现场,一位来自江西的小伙被清理出列,他对着摄影师张新民的镜头表示绝望,手里紧攥着捆得结结实实的钞票和身份证。(摄/张新民)

张新民的镜头对准这座城市的打工者,图为1997年沙井镇万丰村一个10平方米的房间(摄/张新民)

张新民称这是打工者的“白日梦”(摄/张新民)

“还是要打扮一下”

1997年,深圳一位高空作业者(摄/张新民)

1997年,高楼洗墙工钟家财的手和脚(摄/张新民)

1992年,流水线上的女工(摄/ 张新民)

2002~2006年,王凡拍摄了一组深圳流水线上的女工(摄/王凡)

2016年,拆迁阴影下的湖贝村,十几家来自四川的打工者共用厨房(摄/ 王凡)

2004年,大鹏新区古村里的超生游击队(摄/秦军校)

2016年,白石洲打台球的打工者们(摄/秦军校)

2004年,坪山大万世居城中村里的建筑者(摄/ 秦军校)

2004年的华强北,人们在小广告前擦肩而过(摄/杨俊坡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wul.cn